追蹤
家在聖日爾曼德夏隆教堂邊
關於部落格
en construction permanente
  • 26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Soirée électorale, 1ère tour



主要候選人的排名果然不出民調預測,Sarko(31%)- Ségo (26%)- Bayrou (18.5%)- Le Pen(10.5%),出人意表的是,極右派得票率較五年前劇減,贏得滿座叫好。但這大概是今晚唯一值得在電視機前圍觀的這票朋友高興的事,因為雖然Ségo成功進入第二輪選戰,所有左派小黨的零星選票,總加起來不過36%,即使加上Bayrou的部分選票(暫計25%,即總投票率4~5%),也才勉強上41%。儘管右派這五年來的執政成績欠佳,不僅失業率仍居高不下(前二個月經濟部公佈了低於9%的指數,連受委托的民營民調公司都抗議政府作假),貧富差距持續拉大(記得沒錯的話,法國的貧富差距指數已達30比1;如果我們願意相信台灣政府的數據,據說台灣的貧富差距指數是6比1,也許兩邊算法不同),理應設法平息民怨的內政部長Sarkozy,為了拉攏極右派Le Pen的票倉,不惜火上加油,引發郊區暴動,再派大批警力"掃蕩"郊區,在媒體配合下(法國現有三分之二的媒體,掌握在軍火商集團手中)給予布希式的秩序全在掌控中的印象......,法國終究還是維持了右派佔優勢的局面。


娜塔莉曾是社會黨的黨工,她把票投給另類全球化代言人José Bové(白米炸彈客被判刑時,我曾寫了一篇關於José的文章,自由時報安了個"台灣楊儒門"的篇名),可惜,他只獲得1.3%得票率。今年,大家都害怕2002年421的惡夢再現(Chirac vs Le Pen),大部分左派的選民,為了安全起見,避免票源過分分散,即使覺得Ségolène Royal不夠左,還是在第一輪就把票投給她了,忍痛實踐"le vote utile "(實用票)。如此,綠黨的Dominique Voynet 吃力地拿下1.6%。幾個極左票小黨裡面,也只有LCR(革命共黨聯盟)的Olivier Besancenot 表現不錯,4%。PCF(法共黨)的Marie-George Buffet 和 LO(工人革命黨)的Arlette Laguiller 這二位選場老將,只分別獲得1.9% 和 1.3%。納塔莉的朋友七嘴八舌地說,"這兩個老女人該退休了,Besancenot 還年輕(31歲的郵差),就把棒子交給他吧,反正法國不需要三個托洛斯基黨!" 看樣子,納塔莉的這些朋友,不只全是同志(我是榮幸受邀的唯一hétéro+asiatique),而且都是恨左不夠左的有趣的人。


選情之夜近尾聲,看過二個歡喜候選人、其他失意落選人,輪流在TF1、France2、France3 三台趕場現身Blablabla之後,酒醉飯飽之餘,娜塔莉的伴侶瑪麗依鳳無精打采地問我:"Jenyu,你們台灣接不接受政治難民呀?" 說時,二隻貓趁著三兩犯煙癮的朋友出門振奮精神,一溜煙的攀上對面教區神父住宅花園的山坡,娜塔利和瑪麗依鳳紛紛奪門而出,在夜裡獵貓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