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在聖日爾曼德夏隆教堂邊
關於部落格
en construction permanente
  • 26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用工人的身體堆起來的金山

你所用的超霸電池或其他無特定廠牌專利權的電池(如貼上加樂福、Leaderprice等大型量販連鎖店標籤的電池),幾乎都由金山(Gold peak)集團設在中國惠州、深圳、東莞等地的十七家工廠所製造。1997年,數名工人開始出現頭暈、乏力、嗅覺障礙、腰背及肢體痛等症狀,自行求醫驗尿後,發現尿鎘值超高,證實這些原本工人以為是疲勞過度的症狀,其實是慢性鎘中毒,俗稱痛痛病


隨後,愈來愈多來自不同廠房的工人,陸續出現相同症狀。電池廠的員工當中,絕大部分是女性,有些在受雇期間懷孕的女性員工,產下全身皮膚鉛灰的嬰兒。


工人開始自組團體,向金山集團要求支付身體檢查及醫療費用,後者則以開除工人代表作為回應。


當全球化監察等香港社運團體,得知金山集團不僅忽視工人健康,更以騷擾、恐嚇、無故辭退等粗暴方式對待抗議工人之後,決定協助工人向廣東地方政府申訴,並向全球公會及社運團體請求聲援。


2004
年初,地方政府派員勘查工廠情形,測得廠房空氣中的鎘濃度,確實高出中國衛生部頒布標準的卅五倍。地方政府勒令金山集團改善工作環境,罰鍰十六萬人民幣,並安排員工集體健康檢查,並支付中毒員工賠償金與醫療津貼。


廣東省職業病防治院被指派為健康檢查單位。檢查過程中,員工被要求在院方人員監視下,脫光衣物、洗澡、採取尿液。(不幸地,這是全世界資方處理類似勞資糾紛時,典型的羞辱、威嚇手段。)


結果出爐,只有
16位鎘中毒工人達到可領取賠償的標準,每人十五萬人民幣(這些員工的腎小管已損壞至無法復原的程度)。懷疑結果報告造假,工人團體以私人名義,自掏腰包,在同一家醫院驗尿。結果,尿鎘值超高的工人逾四百名。部分工人採取法律途徑,要求司法裁決。所有訴訟案件,均被法院判決敗訴。


幾次罷工抗議行動下來,不僅資方不為所動,政府明顯偏袒後者,愈來愈多的醫生拒絕為工人開健檢證明,更有多名工人遭無故辭退。人人自危。


不死心的香港民間團體,繼續向媒體披露工人在身體健康、人格尊嚴上,皆被財團踐踏的不公待遇。成功的媒體戰,讓金山集團在
2006年六月底,對全球化監察、香港職工會聯盟和街坊工友服務處三個NGO,發出律師函,正式向香港法院控告NGOs
毀謗。目前,訴訟案已進入審理程序。


金山集團仰仗中國政府、御用學者專家、龐大律師團的支持,有恃無恐。毀謗案,不啻給予了中國官方另一個打擊香港民間社團的機會。


反觀
NGO,即使衝勁十足,財力困難限制了他們的實際動員力,只能仰賴有正義感的外國專家義務支援。此次動員過程中,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就連法國國家衛生研究中心的專家,都受制於政府與國際財團的壓力,不得以國家研究機構學者的頭銜,為NGO出面辯護。一來避免破壞中法官方友誼,二來不便觸怒國際財團、影響二國經貿關係。並非無知於跨國財團的lobbying
勢力無處不在,但竟達到足以令外國學者專家自我審禁的地步,不免教人心涼。


訴訟案預計在五月初進行一審,希望在香港的朋友,盡量抽空去支持
NGOs和生病的工人們。

 

 

 

PS 金山超霸電池事件的發展歷時逾十年,文中敘述不免簡化,欲深入了解詳情的朋友,請見http://globalmon.org.hk/zh/GP/GPcase/briefing.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