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在聖日爾曼德夏隆教堂邊
關於部落格
en construction permanente
  • 26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Immigration choisie

薩柯奇感謝制憲議會的支持,並表示將盡快公佈實施新法各條款。原本,基於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中制定的教育權和身分權,學校不得以無身分為由拒絕兒童註冊,法國政府因而無法驅逐小孩在法國出生或入學的非法移民家庭。然而從下個學年開始,入學不再是無證兒童和家長的護身符,移民警局甚至能利用校方學生資料,加速緝捕驅逐非法移民家庭。因此,這個暑假開始,已有許多RESF (réseau d’éducation sans frontière )的教師和法國家長們,甘願犧牲法國人極為重視的假期,輪流“窩藏”小學生。許多反對CESEDA的民代和民眾也紛紛象徵性地認養這些兒童,免得他們在假期中,被“遣送”回陌生、甚至無任何感情繫連的“祖國”。 為了表現他人道的一面,也為了安撫左派選民,薩柯奇下了一道特別行政法令,給sans papiers一條生路:8月14日前,他們可至移民接待處領取表格(排隊請早),“選擇”接受返國經濟協助(但有條件限制)或在符合特定條件下申請合法化。條件是:兩年以上駐法證明、小孩在法出生證明、小孩在法入學暨勤學證明、校方出示的好父母好家長證明,當然還有融入“法蘭西共和價值”的強烈意願證明(更確切的說,是法語能力證明)。薩柯奇原本以為,能符合這些條件的只有幾百個家庭,應不致引起極右派選民反彈。不料,對移民了解較深入的警署總長不識相的對媒體宣稱:大概有數千。隔天,警署總長立刻遭批,薩柯奇要求他嚴加審核申請案件。又隔了幾天,媒體對法國教父教母認養非法居留兒童的報導,逼得薩柯奇不斷鬆口,從數百、一千,逐漸漲到最近的三分之ㄧ。RESF 負責人禁不住揶揄:請內政部長繼續加油!令人不解的是,目前收到的申請件數約在二萬左右,部長在未審核前即猜出可能合法化的數目,果真教人佩服。另,“選擇”躲在暗處的家庭約為現身者的三到五倍。有的,實在過窮,就算合法申請過了,也湊不齊一家大小的證件費。每人每年七十歐元,這對那些每月靠著不到三百歐元生活的家庭來說,是筆大開銷。(套句p的話:Plus t’es dans la merde, plus tu seras dans la merde ! 這話太粗,就不翻了) 同時間,需要大量勞動力的義大利,將進行二年來第三波大規模非法移民合法化,右左派聯合執政的德國,也傳出二萬到二萬五千的合法額度。法國在農產、成衣、建築、搬運等行業內,其實也不乏仰賴對非法移民勞動力的剝削。再者,法國人口學家十分擔心這廿年來不斷減少和高齡化的六千一百萬人口,評估不久法國極可能依靠爭取外來移民來撐起人口結構。然不顧學者呼籲,內政部長和他的政黨仍堅持只合法化不超出法國人口萬分之一的非法移民。現在花錢把人趕走了(驅逐機票費由政府負擔),幾年後又得花錢請人來。當然,節約和效率往往並非短視政客的首要考量。 ¨La France des Français¨.這句當年極右派的排外口號,已化身為薩柯奇的治國圭皋。 早知法國會變得那麼不可愛,我想,當年應不會¨選擇¨這個人權指數每況愈下、心靈視域愈來愈封閉的國家。如果選擇是主體存在的彰顯,那麼異化主體的不只是資本主義,更是狹隘的國族主義。法國友人常安慰我:這個國家,大約再也出不了什麼大思想家了,人類社會的未來思想基礎,要靠你們亞洲人了!對此,我極狐疑。無論如何,期待這位尚未出現的劃時代思想家,建構出一套跨國籍、種族、文化、階級、性別的人類共存模式,改變現有民主國家選票式民主的屏障,使政客不再能假借民主強化不公義、製造分裂,甚至發動戰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