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在聖日爾曼德夏隆教堂邊
關於部落格
en construction permanente
  • 26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出關

從屋內落地窗一走出,便是Sète望南的沙灘la Corniche。風浪小的時候,海水清澈得見水底礁石和漫遊的魚群。向晚時,摺摺水波更是晶藍得醉人,險些忘了自己泳技極遜,配著在巷口小店買來總共5歐元不到的蛙鏡和浮潛管,追尋魚群到腳不著底礁石地帶。一回,一個浪頭把海水灌進浮潛管,鹹鹹的海水嗆得我驚惶失措,幸虧善水性的P離得不遠,一把拎起落水狗。不想,這二星期鎮日與海親近,竟讓我這半隻旱鴨摸通了竅門,得嘗輕盈戲波的美妙滋味。我開始明白P對海的眷戀。 Sète是法國地中海岸繁盛一時的商漁港,後來逐漸讓馬賽、巴塞隆納等國際大港搶盡風華。如今則仰仗文人才子Paul Valéry和詩人歌手Georges Brassens,猶仍扛著小小名氣,吸引那些酷愛地中海風情、嗜海鮮,但欲避坎城一帶蔚藍海岸奢糜氣息的饕客遊人。港口市中心與威尼斯神似,運河出海口兩岸的餐廳,每天供應破曉時上岸的生鮮漁獲。滑嫩生蠔、小海螺沾蒜味美乃滋、白鮪魚排淋黑橄欖蕃茄泥、烤安康尾巴灑青醬,還有特產章魚花枝海鮮派(tielle)……不由得憶起多年前在南方澳港口初嘗熱騰騰鮮魚丸的感動…… Les Sétois (Sète的居民)的親切和善,讓初訪此地的巴黎人分外驚訝。結帳時,商家經常自動去零頭,省得顧客費神翻找比鈕釦還小的生丁。見面或道別時送上的笑容和溫暖南方口音,都讓人忍不住想如待朋友一般親他們臉頰。二星期的柔情對待,讓人久久難以恢復對巴黎人冷漠和傲慢的習慣。 在當地報紙Midi Libre上讀到爵士藝術節的消息,最後一天由Ron Carter的Golden Striker三重奏壓軸,不可錯過。低音提琴手Ron Carter曾是Bill Evans、B.B. King等大師級爵士樂手的親密搭檔,也是Miles Davis Quintet的一員。音樂會地點在改建自中古時期臨海碉堡的海之劇場(théâtre de la mer)。階梯式觀眾席面海而設,樂手身後的海天暮色,隨著緩緩夜幕,由灰藍漸次轉為黝藍,終於徹底溶進夜色裡,只剩下港口的標示燈、海平線上搖曳的漁火,每六秒鐘繞眩一輪的燈塔光臂,與流洩在樂手身上的多彩聚光燈相映成趣。鋼琴、電吉他、低音提琴,輕盈、優雅、奔放、綺麗的謙遜組合。四周觀眾,聽得爽快,忍不住掏出家私,捲根菸抽將起來。 驀地吹起海風,吹翻了鋼琴手的琴譜,他左手死命摁住就要飛走的樂音,右手繼續彈奏,最後,擋不住執拗的樂紙,乾脆徹底放手,全程無譜奏完。下一曲,輪到Carter的樂譜飛了一地,但閉目專注的他,十根手指長如雪茄,靈活地在已成為他身體一部份的低音提琴上挑撥奔走,渾然不覺。鋼琴手發現了,趁著空檔,偷偷起身,Chaplin似地拾起琴譜,原封不動放回全神專注的Carter譜架上。全體觀眾直忍到樂終鼓掌時,才大笑出聲。預定曲目奏完,觀眾起立拍爛了掌(借小寧語),不肯放人,共rappel(台灣習慣說安可)了四次。末了,Carter只得求情:就要午夜了,我們想回旅館睏覺啦! 話說回來,近凌晨一時,我也該睡了,改天再談Sète的奇人軼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