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在聖日爾曼德夏隆教堂邊
關於部落格
en construction permanente
  • 26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閉關

Petit monsieur回來了! 三天前在Franprix旁歡喜重逢。 他指著削短了的頭髮下的疤痕,手忙腳亂地比劃"靜脈注射"、"氧氣筒口罩", 於是我知道他這陣子在醫院開刀。 他用略微進步的法語說他是保加利亞人, 之前來搶乞討位子的是羅馬尼亞人等等。 總之,回來就好。 前兩天為更換居留證去了Cité警察局, 運氣好,辦事員還算友善,只是苦了P。 因他是無法影印的結婚證明原本(orginal),特地取消了一堂課陪了我一個下午, 只為了在Déclaration sur l'honneur (名譽宣誓書)上簽字,表示我們不是假結婚。 兩個月後回門取證。 至於移民法案CESEDA,5月17日在國會一讀通過後,將於六月6,7,8,9日進入參議院審理。預計還有另一波抗議行動,街頭的動員力影響致關緊要。請能撥冗參加的人,盡量赴會。千萬別忘記布條看板,省得媒體以為只有sans papiers對法案不滿。 朋友說我老是報憂不報喜,活得太嚴肅,這廂有個好消息。 P的博士論文出版已兩個月,本來一直沮喪於無人問津。 尤其是EHESS搶迫他接受硬梆梆的書名: Maladies industrielles et renouveau syndical au Japon 學術得要命,注定要成為那種圖書館買了就擱著等待落塵的書。 不料,昨天朋友來電致賀,說是5月24日世界報的每日一書挑了這本書作書評。 有空的人可讀Philippe Pons的文章"La résistance au capitalisme version nipponne" 眾家官,閉關去也,月後再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