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在聖日爾曼德夏隆教堂邊
關於部落格
en construction permanente
  • 26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回應"外籍新娘"

人世間許多事都有著荒謬的本質,也充滿無可辯解的矛盾。有一年的春天我到台北去遊行,就在投宿的飯店遇到一個到台北旅行的法國人,從此開始了遙遠的異國戀情。我無力掙扎。回首審視自己孤獨的生命,只能安靜的流淚。我的父母告訴我:跟他去吧!我們看到他願意保護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兒。 我理解父母憂心他們百年後沒有人接手保護這個生存能力不如嬰孩的女兒。就這樣,我帶著母親的真珠項鍊來到了法國。這項鍊是當年父親送給母親的定情物。 婚姻把我的生命撕裂成兩半,一半是我和我愛的丈夫的家,在法國;一半是父母生養我和我所來自的土地,在台灣。我的一雙父母都年近八旬,兄姐也各自成家立業。離鄉背井只為了想要和心愛的人長相廝守,在法國的日子備嚐孤獨和寂寞。一年多的巴黎生活,我悄悄隱居在公寓裡,沒有朋友沒有家人。在這個英語不通行的城市裡我像火星人一樣。時常,我會在黃昏向晚時刻呆坐在社區公園的梧桐樹下,閉上眼睛讓往事像電影般一幕幕流過。 假設新的法律依個人對法國的貢獻評估入籍資格,那我是最沒有資格的了。是的!仁郁,我是不事生產的寄生蟲,靠著父母的庇蔭不愁吃穿,才能夠專搞浪漫的革命~~~~ 四十五歲毅然隻身飄洋過海,接近殘障的聽力可能永遠也學不好法語,我根本不俱備任何讓法國政府接受的條件,唯一能評估的是我對 愛情的勇氣。有幾個女人敢在這樣的年齡拋棄一切已知的生活追求未知的幸福? 對申請法籍一事,我的想法是我的下半生可能會在法國渡過,沒有法籍會有許多不便。結婚後我拿到一年的居留,第二年開始則連續二次都只拿到三個月的短期簽證。我的立場是父母年邁,隨時可能臥病需要我的陪伴,所以我必須有隨時返回台灣的心理準備。照這種短期簽證的發放方式,我會被卡在其中不得動彈。 沒有人喜歡流浪,尤其是從來都在流浪的人更渴望安定。來法國之前我不曾想過是否喜歡法國,只知道這裡有我愛的男人和我喜歡的詩人雨果,也有我厭惡的拿破崙和沙特。我對法國所知有限,問我愛不愛法國,答案是愛是雙方的互動。 妳說如果2008馬英久當選將不知要往何處去,我則清楚自己將無家可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