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在聖日爾曼德夏隆教堂邊
關於部落格
en construction permanente
  • 26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外籍新娘2

八年後,Marie成功地將鐳純化為金屬狀態,為此,她獨得諾貝爾化學獎。純化後的鐳,可用做放射性醫學治療,為核能工業研究奠定基礎,但也造就了核武的發展......這回,Pierre無幸分享太太的殊榮。五年前,在一場春日豪雨中,Pierre正打算穿越巴黎第六區臨近塞納河的多芬街rue Dauphine,一輛四輪馬車驀地逼近,四十七歲的他在閃避中失去平衡,巨大沉重的金屬車輪自Pierre的頭部輾過……長年累月浸淫在放射性污染中,使進入而立之年的Pierre,身體衰老得特別快。 廿四歲的Marie離開沙皇掌控下的波蘭,來到法國。甫抵巴黎,她的數理天份和廢寢忘食的研究狂熱,便令教授們折服、甚至生畏──這畢竟是個外國女人!Pierre向Marie求婚,最初是為了幫助她解決長期居留證的問題。而藉由婚姻取得的法籍,其實也使得Marie後來順利地成為Sorbonne第一位女教授。 就在1911年諾貝爾獎名單公佈後,Marie和一名已婚物理學家的戀情在法國媒體炒作下釀成醜聞。頓時,法國社會隱藏的排外情緒大鳴大放,每天都有亢奮的群眾和記者麇集在Marie家門前,高喊:波蘭妓女滾回家!更有法國科學家連署去函至斯德哥爾摩,聲明Marie不配接受這項科學界最高殊榮,要求諾貝爾委員會收回決定。幸好,委員會最後決議,一個科學家的私生活不應折損他的學術貢獻。不是嗎,如果所有科學獎章提名委員會都須考慮候選人的私生活是否檢點…… 不堪公眾羞辱侵擾,Marie奔赴英倫避風頭。原本沒有任何女性意識的她,藉此認識了一群在英國爭取參政和投票權的女性主義者。仗著她的國際名譽,Marie意外的協助了此地的女性參政運動。多虧這當年舉世無雙的二度諾貝爾獎的頭銜,Marie保住了她在Sorbonne的教職,並於1914年創立居禮研究中心。 Marie晚年諸病纏身,她的再生障礙性貧血症無疑是與放射性物質朝夕相處的代價。1934年,六十七歲的Marie在法國東南邊境的阿爾卑斯山中辭世。1995年,她的衣冠冢進入Panthéon(先賢祠),和Pierre一起受法國國民供奉。如今,誰還記得Marie是波蘭人? 法國自八零年代以來,無論左派右派執政,每個政府都不斷在緊縮移民政策,貨真價實的政治難民,即使全身佈滿酷刑傷痕入境法國,都極難獲得難民身分的認可。如果Marie今天來到法國,她大概一輩子都是Marie Sklodowska,她和Pierre的婚姻也難以保證助她取得居留證,遑論國籍。 我不知道如果Marie還在,她會不會為外來移民上街頭遊行,或在世界報裡撰文,反對薩柯奇依移民的經濟貢獻將他們分類的政策:可為法國帶來財富的保留,其餘的驅逐。但至少她會在反對可棄式移民的連署書上簽名吧。又或許,她會和另一名保加利亞裔的外籍新娘Julia Kristeva一樣,以身為法國人自豪,不再關注移民的命運。 沒有Marie和Julia的過人天資,5月13日下午三時,我會到巴黎共和廣場上,看看還有多少大半是移民後代的法國人,關心那些在政治惡鬥下再度被排斥、犧牲,身分愈來愈不確定的外國人,看看還有多少人遙念祖先漂泊的來時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